有用过香草招聘app的吗

在秦三爷的一一介绍下,秦怀、秦婷和秦玉,陆续向“秦三爷”、“秦四爷”、“秦五爷”、“秦七爷”和“秦九爷”问好。

见秦怀长得一表人才,秦婷和秦玉虽然都过了不惑之年,但都精神奕奕,秦三爷高兴地点头说:“不错!老六这一支脉,人丁兴旺,秦家有后矣。”

“老六,听说你不是还有个儿子叫秦鹰吗?秦鹰呢?”秦三爷问道。

秦六爷解释说:“他还在省城,准备召集群英会的部众,小旭让他带着那些人来临城。”

秦六爷点了点头,叹了口气道:“可惜二哥不在了。要是二哥看到小旭今天已是人中龙凤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一提起“秦二爷!”,秦家众人都沉默了下来。

秦家兄弟几人,秦老大早年夭折。是秦二爷,一手将几个兄弟拉扯长大。所以,秦家的几个兄弟,都念及着秦二爷的恩情。

只可惜,斯人已去。秦家九子,只剩下六个人了。而且,几位兄弟都已经到了风烛残年的年纪。

这老哥几个,好不容易见到,一直聊到了天亮。

赵旭一直陪着到东方破晓,才回自己在“五族村”的居所睡了一觉。

等到赵旭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。

起来一番洗漱后,赵旭正准备开车返回省城。

古镇少女纯真迷人

刚一打开房门,就见女儿叶子站在门口,笑盈盈地望着赵旭说:“爸爸,你终于醒了?”

“叶子,你怎么在这里?”赵旭问道。

小叶子萌萌地说:“我听小颖阿姨说,你昨天晚上回来了,就早早在房间门口等你了。”

“那你等了多久?”

“应该有一个半小时了!”

小叶子和沈海在赵旭的调/教下,都扎过马步,站过桩。一个多小时,对于普通的小孩子来说,身体早就透支了,而小叶子和沈海最长的时间站过四个小时。

小小年纪,属实不易!

所以,赵旭是绝对相信,女儿在门外为了等自己,站了一个多小时。

赵旭将女儿叶子抱了起来,轻轻在叶子的脑门儿上顶了一下,说:“你这丫头为什么不进爸爸的房间?”

“我知道你累了,在休息!我不想吵到你。”小叶子说道。

赵旭听了女儿的话,心里一暖。

都说女儿是男人的小棉袄,赵旭对于女儿的成长,有溺爱,也有严厉,更多的是责罚。

可叶子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啊!

赵旭原准备即刻赶回省城,因为女儿叶子临时改了主意。打算陪女儿叶子还有沈海玩耍玩耍,晚上的时候,再回省城去。

“叶子,你小海哥呢?”

“他还在练功!”

“那你去叫他过来,然后你们去换身衣服,爸爸带你们去认识一些新朋友。”赵旭说。

“新朋友?”

小叶子的眼睛亮了起来,高兴地说:“爸爸,那你快放下我,我去叫小海哥哥,我要认识新朋友。”

“那你亲我一下,我就放你下来。”赵旭笑了说道。

“啵!……啵!啵!……”

小叶子在赵旭的面颊上一连亲吻了几口。

赵旭这才将女儿放下,让她去找沈海去了。

趁小叶子去叫沈海的间隙,赵旭给老婆李晴晴打了通电话,说自己白天在家陪陪孩子,晚上再去省城。

“哟!你今天父爱泛滥,还知道陪孩子了。”李晴晴笑道。

赵旭解释说:“我们都去了省城,只留叶子一个人在家里,她都想我们了。”

“我都说过几天我就回去的嘛!我也想叶子了。”李晴晴说。

两人通过电话后,赵旭见小叶子带着沈海已经走上楼来。

他让两个孩子赶紧回房间换衣服,待两个孩子换好衣服之后,赵旭一手牵着叶子,一手牵着沈海,去了秦六爷居住的府邸。

省城!东厂圣坛。

杨兴跪在地上,正被黑袍面罩人训斥着。

除了杨兴之外,还有两个黑袍面罩人,分别是“东厂”的二厂公和三厂公。

就听黑袍面罩人对杨兴怒叱道:“杨兴,你是干什么吃得?接二连三的失利,你还想不想干了?”

杨兴吓得冷汗涔涔,对黑袍面罩人解释说:“厂公大人,二号监狱是隐秘之地,我按照您的吩咐,让计立群把秦六爷一家人关押在那里,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这件事情和你没关?”黑袍面罩人,眼神中透着幽寒的神色,瞪着杨兴问道。

“属下不敢!但属下陈说得是事实。我承认,群英会被瓦解是我的失职,可是二号监狱的事情,我并不知情。”

“三弟,二号监狱我记得是你小舅子在负责吧?”黑袍面罩人,目光转向微胖身材的三厂公问道。

三厂公听了之后,对黑袍面罩人回答说:“大哥,郑文彦已经死了,死在警方的枪下。”

“警方怎么会查到那里?”黑袍面罩人问道。

“这……”

三厂公一时间为之哑口无言。

杨兴道:“回厂公,警方带队的人叫苏柔,她是一名国际刑警。我调查过此人的底细,她是董白薇的亲戚。”

“董白薇?是那个领导吗?”

“对!”杨兴回道。

黑袍面罩人听了之后,语气严肃地说:“没想到赵旭这小子还和京城董家有关系,我倒是小瞧了这小子。”

“秦六爷一家人现在到了临城吗?”

“已经到了临城,我派人追赶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就听三厂公说道:“大哥,杨兴最近做事,屡屡失利。我认为应该换个人接任他。”

杨兴一听,目光和三厂公望了过去。

三厂公不以为然地说:“杨兴之前表现是不错,可最近屡屡失利,对我们东厂人的信心打击很大。”

“那你有合适的人选吗?”黑袍面罩人问道。

三厂公回答说:“让律儿代替杨兴来对付赵旭吧?”

“三厂主,我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黑袍面罩人,打断杨兴地话怒道。

一旁的二厂公说:“大哥,老三说得没错。杨兴最近屡屡失利,是该换人对付赵旭了。我认为老三的提议不错,就让律儿代替杨兴来对付赵旭吧!”

黑袍面罩人点了点头,说:“好吧!既然如此,那就让律儿顶替杨兴的职位。杨兴,我会对你另有它用。”

杨兴心里虽然不爽,但不敢违抗命令,抱拳拱手道:“是,杨兴听从厂公大人的旨令。”